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老师帮你抠精液
老师帮你抠精液
两节课过去后,课间休息,班里一个女同学朝着婉芳跑了过来,告诉她:“婉芳,数学老师找你。”


  “哦。”婉芳疑惑地起身,往着老师的办公室方向走。数学老师的办公室在二楼的最右边,比较远一点,婉芳深呼吸一口气,敲敲门:“老师。”


  “进来。”


  得到批准,婉芳推开门进去。阳光洒在她白皙细长的大腿上,白白亮亮的,炫眼极了。


  她走进来,随手将门关上,数学老师正坐在软皮椅子上对着她和蔼的笑,问:“新同学,你今天刚转来市一中,还适应环境吗?”


  婉芳点点头,“谢谢老师关心。”


  “你叫婉芳是吧?我叫黄余生,你可以称呼我黄老师。”


  他态度这么亲昵友好,胆小文静的婉芳颇不适应,简短地应了一句:“好的黄老师。”


  “你过来。”他向她招手。婉芳听话地碎步走到他位置旁边,当听到他说:“婉芳啊,上数学课的时候你和范潮做的事我都看到了”的时候,她无比震惊地抬头!


  黄余生还在继续唠叨着:“你们这些小情侣啊,果然年轻气盛,就这么按捺不住、连在课堂上都要搞?”


  她着急地否认:“不是的老师!是范潮,他在捉弄我!”


  他无奈地问:“他搞得你下面舒服吗?”


  这个问题有点羞,尤其是跟老师探讨,她一下子红了脸。“不、不舒服。”


  “下面都该出血了吧,来,让老师看看。”他向她伸出手,婉芳害怕得后退一步。


  黄余生温柔地说:“别怕,老师只是见你刚才那么不舒服,怕你身体生病嘛,关心学生的身体是我们每个老师的责任。”


  婉芳想,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呢,黄老师只是单纯地想帮她检查身体。于是她又渐渐靠近,老师在她面前伸出双手,轻轻掀起百褶裙裙摆。婉芳呼吸一窒,眼睁睁看着他的手拉下内裤,内裤顺着嫩腿滑到了脚踝,接着婉芳肉缝里夹着稀疏黑毛的阴户就与他坦诚相见,她闭上眼睛羞耻得想找个洞口钻进去。


  黄余生神情平淡,没有露出任何令人不适的不屑的表情。婉芳看着,干脆放下心来,任由老师检查,还主动帮老师按着自己的裙子,怕它掉下来挡住老师。


  黄余生右手手指伸进肉唇,往两边拨开,露出了藏在里面的洞穴,然后他将左手手指送进去,在甬道里面一挖,抠出了残留在里面的精液,“这是……”


  婉芳觉得很丢脸,早上搭公交被人强奸后,她没有时间清理身体就匆匆上学,之后又忘记了,以至于那些精液还留在体内。


  见她没有搭话,黄余生接着专注于花穴,两手拨开唇瓣,眼睛眯着凑到阴道面前看。距离太近,引得婉芳惊呼了一声。


  花穴里,粉红的肉壁厚而柔软,甬道深不见底,从甬道里传来了一股花香,香气扑鼻。外面的花唇一开一合着,似乎渴望着要吞掉他。美中不足的是,肉壁的一角被擦出了血,破了皮,而且甬道里残留的精液太多,太影响美观。


  黄余生不言不语,两根手指挤进去,开始帮她清理阴道,把淫液都抠出来。由于他抠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G点,婉芳一个激灵,一股湿流喷出了体外,射在了黄余生脸上。


  “对不起黄老师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
  “没关系。”黄余生抬起左手抹干净脸,右手继续抠浑浊的精液,脏兮兮的液体就这样掉在了地上。


  婉芳可能是刚才高潮过,肉唇不停地收缩着,肉壁蠕动紧紧地咬着老师的手,想把他的手吞咽进去。老师只能用左手按了一下敏感微凸的花蒂,谁知她又刺激得夹紧屁股,下面紧紧夹住他右手。


  “婉芳,放松。”


  “哦。”她面部潮红,发出的声音如同小猫在抓痒。可惜事与愿违,小穴就是不听话,就是不肯放开老师的手。


  他干脆站起来,虽然面色平静,然而腿间勃起的欲望暴露了他。他抬脚挤进她双腿,强行分开了她,紧接着小穴终于松口了,哗啦地流出淫水。


  婉芳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呼吸困难,浑身燃起了欲火,恨不得此时有根大肉棒插进洞穴里搅拌。她瘫软地趴在了老师身上,胸口起伏不定,奶球不受控制地摩擦着他身上的西服以止痒。


  “婉芳,你想要吗?”他见时机到了,站起来问。


  “要、要什么?”她还不清楚他在问什么。他突然又挤进来,两腿强壮有力地分开她双腿,然后硕大的阳器理所当然地贴近了她暴露的花穴,滚烫的欲望一触即发。


  “啊~”她忍不住呻吟、喘息,她受不了了。


  他哑声问:“想要我肏你吗?”


  “要要要!我要!”她厚着脸皮迫不及待地答应。话音一落,他就拉下裤链,掏出粗红的大肉棒一把挤进了早已湿淋成灾的淫穴中。


  温热的、窄窄的甬道包围着他的弟弟,他满足地“啊”了一句。


  婉芳也是一阵悸动,霎时间腿软,黄余生扶住她,把她两条腿提上来缠住自己的腰,接着将她整个人抱起来。这个姿势使他插得更深,婉芳能清楚感受到他在自己里面欲望的涨大,脚趾头蜷缩起来,两条腿更加攀上了他的腰并收紧。


  “嘶——”黄余生倒抽一口气,婉芳的茎停在刚插进穴口的位置不服,他已经好久没有尝试这种滋味,一下子疯狂了起来,肉棒用力地抽插,往甬道最深处戳,每一次都能埋进最深处,毫不客气地把她拆开吃入肚。


  婉芳被插得整个人花枝乱颤,娇声呻吟,双手忘情地插进了他的头发里,露出妩媚作态。身体弓起,胸部压在他脸上。


  “啊~老师好大!干得我好涨!”婉芳都不敢相信这么淫贱的话是从她嘴里出来的。


  “啪啪啪”交配的淫水不断从交合的部位流下来。


  黄余生干了一会儿,突然停下来,阴茎停在刚插进穴口的位置不动。婉芳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屁股,希望他马上动起来。


  “等一下。”他抱着她坐在椅子上,保持面对面进入她的姿势,然后将她的上衣解开脱下来,一对小白兔跳了出来。他的手摸到胸罩后面的扣子,一解扣,整个掉落。


  黄余生终于见到了少女粉兔兔一样动人的奶球,贪婪地上去舔了一下,一股电流传来,婉芳瘫软无力地弯腰,正好把两颗像蜜桃似的奶球往他嘴里送。他张大嘴巴吞下去,舌头灵活地舔起了乳尖。婉芳身体一阵抽搐,下穴咬紧了肉棒。


  他吸气,肉棒又开始变大,深深浅浅地捅进去,冲破她的防线,直逼子宫。


  “啊~好深~!”


  他一边用嘴吞咬着婉芳的奶球,一边用肉棍在她阴穴内攻城略地,搞得她欲仙欲死。


  “叩叩。”门口处突然传来敲门声,惊醒了沉溺在性爱里的婉芳,她倏然一惊,糟了不能被人发现!她吓得要爬起来,黄余生却使力按住她,让她趴在自己膝盖上,于是她近乎赤身裸体地趴在老师的大腿上,花穴还被他的棒子捅着,液体流到老师的西服裤子上。婉芳两腿屈膝垂下,心情煎熬地等着。


  黄余生镇定自若地将刚才脱下的水手服盖在了婉芳背上,清了一下嗓子说:“请进。”


  他居然要请人进来房间!婉芳穴口猛地一收缩,淫水尽流。黄余生被夹得差点弃械投降。


  脚步声响起。来人走进来,因为桌子挡着视线,所以他看不到桌子水平线下的女学生,他怎么会知道道貌盎然的黄余生腿上正躺着一个女学生,而女学生的阴道里正被黄老师肏着呢。


  “黄老师,等一下要去开会了。”来人通知。


  黄余生不忘慢慢地插着底下的淫穴,而婉芳因为有人在,当着别人做爱这件事实在太刺激,快感不断传来她忍不住激动地缩着穴口,抖出爱液高潮了。


  “黄老师?”来人奇怪,走近几步。


  婉芳双手捂着嘴巴不敢冒出一丝声音。


  “哦,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
  然后是门被关上的声音,婉芳松口气,黄余生终于按捺不住,抬起她的双腿像打桩似的狠狠往里插。婉芳被捅得嘴里溢出碎语,听不清楚在喊什么。


  十分钟后,他射了,一股温热的精液大量洒在了花穴里。


  婉芳合不拢腿,任由着浊液在红肿的穴口缓缓流出,张大的双腿看起来十分性感淫荡。黄余生忍耐着欲望,把自己的精液从她体内掏出来,用纸巾清理干净。


  婉芳突然感到绝望,早上被操还能说是强奸,然而这次是她主动求欢老师,甚至还很享受老师的操弄,她难道真的变成人人鄙视的荡妇了吗?


  他帮她穿好衣服,上课铃响了起来,他说:“好了,你去上课吧。”


  婉芳站起来打开门,夹着腿逃跑,屁股还在火辣辣地痛。


  【完】